邮箱:mengtaigroup@163.com

电话:0471-3254539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察哈尔大街鸿盛工业园区银宏生命健康产业园1号楼7层

大健康产业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大健康产业

欧洲历史上具有代表性的7家生物科技公司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9/21 11:16:45

 生物科技是利用科学技术和生物技术,对农业或其他方面进行改造。科学利用现代基因工程技术,精确的挑选生物体某些优良特性的基因,来转殖到另外一个物种,使新的基因改造生物具有预期特定的特性。下面为大家盘点了欧洲最具代表的7家生物科技公司。

  虽然生物科技公司的兴起要追溯到美国,但是随着欧洲地区的生物公司在前沿科技领域的持续发力也已经在行业中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了。做出了杰出成绩的公司有很多,而下面7家公司无论是在生命科学领域的成就还是各自的财务状况方面,都是欧洲地区生物科技行业中最有代表性最成功的公司。这7家公司为那些想做出一番成就的小型公司也树立了榜样,这7家公司分别为:

  1. Cambridge Antibody Technology (CAT)

  Cambridge Antibody Technology(CAT)由Greg Winter和David Chiswell在1989年共同创办,该公司改写了人们对抗体药物的认识。Winter先生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人们对抗体药物的兴趣不是非常大,但是在当时我们就已经立志要开发一个全新的用于发现数以亿计抗体的全新技术,并从中挑选出我们认为可以成药的分子。”

  确实,CAT开拓了噬菌体展示技术,利用该技术而发现了全人源化的单克隆抗体修美乐(adalimumab,阿达木单抗),这一过去全球最为畅销的生物药。在将几个单克隆抗体药物许可或出售给几家大型制药公司后,阿斯利康制药在2006年以7.02亿英镑(约合10亿欧元)将CAT收购,并与MedImmune合并而组建成了现如今阿斯利康的研发部门,阿斯利康目前仍在应用CAT的技术去开发新的单抗药物。

  CAT的创始人现在依旧在生物科技领域贡献着自己的能量,Greg Winter在Bicycle Therapeutics,开发最优的可以结合肽类和单抗的新型药物,David Chiswell则在Kymab,该公司旨在利用小鼠找到开发抗体药物的最佳方法。

  2. Micromet

  Micromet在1993年作为慕尼黑大学的免疫研究所的分支机构而创建。该公司起初专注于用于癌症微小转移检测的诊断技术开发,但是后来随着生物科技大咖Patrick Baeuerle成为公司CEO,Micromet开始走向了成功的方向。

  Bauerle表示:“我作为公司CEO的使命之一就是带领Micromet从癌症诊断公司转变为癌症治疗公司,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们曾试图从Centocor引进两款单克隆抗体药物,但是随着Centocor被强生制药收购,这一计划被泡汤。这一好似灾难性的结果,为我们创造了引进来自慕尼黑大学的双特异性T细胞衔接抗体的机会。”

  这款引进的药物就是后来的重磅药物Blincyto (blinatumomab),该药物是FDA批准的首个双特异性抗体药物,同时由于双特异性T细胞衔接技术(BiTE)的吸引力,使得安进制药在2012年以12亿美元的价格将Micromet收购,这是到目前为止德国生物科技公司中最高的交易价格。去年,安进公司获得了本是Micromet授权给勃林格殷格翰公司的BiTE技术药物AMG 420,成为了唯一利用BiTE技术进行抗体开发的生物公司。

  3. Actelion

  Actelion创建于1997年,是欧洲大陆上近年来最为成功的生物科技公司之一。今年1月,该公司被强生制药以300亿美元价格收购。在此前赛诺菲和强生竞争Actelion的新闻已经发酵很久,但是最终赛诺菲未能如愿。

  Actelion在被强生公司收购前是欧洲地区最大的生物科技公司,该公司此前曾拒绝了来自Elliot Advisors和夏尔制药的收购邀约,对于公司独立也是坚持了好多年。强生收购瑞士公司Actelion后,公司早期研发单位Idorsia宣布从Actelion中剥离,成为一家独立新公司。新公司目前手头持有10亿美元现金、多个处于临床阶段的药物,还有与强生的合作协议,公司的CEO为Jean-Paul Clozel(前Actelion CEO),他表示:“非常期待可以将Idorsia创造为下一个Actelion。”

  4. Solexa

  Solexa创办于1998年,是现如今已被基因组学研究领域常规应用的新一代基因测序技术的前沿开发公司。该技术由剑桥大学发明,通过大规模并行处理可以显著地降低DNA测序的成本和时间,后来被公司CEO Nick McCooke应用到临床。

  McCooke表示:“我提出了‘一千美元基因组’的口号,但是在当时没有人认为会超越Sanger测序。我们深知不可能立即达到想要的结果,但是我们总有可能实现。”

  当Solexa在纳斯达克上市后的几个月,2006年Illumina以6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收购。如今,Illumina仍在沿用Solexa所开发的技术并掌控着全球新一代基因测序(NGS)的市场。曾经在Solexa工作的员工现在大部分分布在Oxford Nanopore和DNA electronics,这是两家进一步改进NGS以降低其成本并提升测序速度的公司。

  5. Abcam

  Abcam在1998年由Jonathan Milner创办,他摆脱了之前开发质量良好抗体药物是非常困难的固有思想,为了让研发过程更简单,他决定进入订购抗体业务,Milner表示:“1998年,我被可以通过亚马逊订购书籍惊讶到了,当时我认为可以用相同的方式进入抗体研发领域。”

  Abcam起初是作为汇集了超过500家公司抗体分子的搜索引擎而开始运营,并在之后成长迅速,于2005年于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现在该公司的市值为20亿欧元。在2011年,该公司开始走向并购道路,已经并购了超过5家公司,业务也进入到自己生产单抗分子及包括免疫测定在内的研究用工具领域。

  6. Genmab

  Genmab成立于1999年,在Actelion被强生收购之后,Genmab成为了欧洲最大的独立生物科技公司,在哥本哈根证券交易所的市值为110亿欧元。共同创始人Jan van der Winkel是现任CEO,该公司拥有两个新一代的抗体研发平台:双特异性抗体平台DuoBody和靶向免疫效应细胞的抗体平台HexaBody,利用平台该公司专注于新的癌症疗法的开发。

  van der Winkel表示:“从一开始,公司就更注重产品的开发而非技术的获得,因为我们认为只有产品才能创造真正的大型公司。而事实上,公司已有两款抗体药物进入了市场,Darzalex (daratumumab)和Arzerra (ofatumumab),前者授权给了强生公司,去年的销售额为4.75亿欧元,后者归属于葛兰素史克,去年销售额为7100万欧元。Genmab同样在进行抗体偶联药物的研发工作,该药物可以将细胞毒药物递送至肿瘤细胞。

  7. Galapagos

  Galapagos创办于1999年,公司位于比利时的梅赫伦,该公司起初是进行腺病毒的生产服务业务,之后转到了利用公司平台进行靶标的发现研究。Filgotinib作为公司的关键资产代表了公司研发的实力。

  Filgotinib现已被许可给了吉利德科学公司,在进行临床研究的适应症有10种之多,其中临床2期研究阶段的有7种适应症,临床3期研究阶段的适应症有3种,包括类风湿性关节炎、溃疡性结肠炎和克劳恩病。公司的其他产品线的合作开发公司步伐不乏施唯雅和艾伯维。

  Galapagos在2015年于纳斯达克上市,募资2.77亿欧元,该公司是目前欧洲第二大的生物科技公司,公司创始人及CEO是Onno van de Stolpe,他已经加入Galapagos近20年时间了,并计划继续保持公司的独立身份。van de Stolpe 表示:“我没有离开Galapagos的打算,公司已经发展到可以进行生物学到化学整个的研发过程并一直运行良好。”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